带你看清薪水里的“假动作”

www.xpj788788.com

2018-10-05

“报销款”与工资无关,每月2000元的“报销款”不应纳入工资标准?  小王毕业入职某教育培训公司任市场助理,双方劳动合同中并未约定工资标准,教育培训公司每月向小王转账支付“代发工资”3000元,“报销款”2000元。 2018年1月,双方因工资支付及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问题发生纠纷,经过劳动仲裁程序后诉至法院。   案件审理过程中,小王主张月工资标准5000元,称入职后教育培训公司以“合理避税”为由,建议将工资分两部分发放:即银行转账中的“代发工资”3000元以及银行转账中的“报销款”2000元。 教育培训公司主张小王月工资标准3000元,另2000元是公司出于人文关怀为小王报销的房租费用。

经过询问,教育培训公司未能证明双方间曾明确约定小王月工资标准为3000元;未能证明双方间存有报销房租的约定,亦未能证明曾要求小王提交过租房合同或房租票据。   最后,法院以教育培训公司未能举证证明双方间存有明确的工资约定且未能就“2000元”的报销款性质有效举证为由,采信小王的主张,认定小王月工资标准5000元并判决教育培训公司向小王支付工资差额。

  【法官释法】  缴纳“工资、薪金所得”项个人所得税是公民的法定义务。 以“工资+报销”的形式来规避个人所得税的缴纳义务并不合法,该约定既有违个人所得税的相关法律法规,又会给劳动者维权带来极大的潜在风险。

  具体而言:其一,一旦税务部门发现并追究上述行为,除均需要补缴相应税款外还可能面临相应处罚,同时个人诚信方面也会留下不良记录。 其二,“工资+报销”的形式会导致工资组成不明确,当个人与用人单位发生纠纷时,极易造成工资标准的举证困难。 毕竟,面对劳动合同中约定的较低工资标准、银行明细中显示的固定“工资”数额时,个人通常很难举证证明“报销”部分系工资收入构成,进而可能面临败诉的风险。   贸易公司按月向小马与老马支付工资,老马的工资与小马无关?  小马于2016年11月入职某贸易公司,双方签订三年期劳动合同,劳动合同中并未约定试用期,显示小马月工资标准7500元。

2018年2月,小马以未足额支付工资为由提出离职,并在离职后提起劳动争议纠纷诉讼,要求贸易公司补足工资差额并支付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   案件审理过程中,小马主张,月工资标准为万元,但为了作低收入水平,少缴个人所得税,7500元支付至本人名下账户内,7500元支付至父亲老马名下银行账户内,然而从2017年6月开始,支付至老马账户内的工资部分缩减为4500元,每月无故扣减工资3000元。

贸易公司对此不予认定,主张小马月工资标准7500元,另贸易公司出示了显示有老马名字的劳务协议,主张公司与老马存在劳务关系,公司支付至老马账户内的款项为老马应得的劳务费,与小马无关。 在进一步的庭审中,法院发现,老马退休多年且并未在京生活,贸易公司无法出示老马的入职手续,贸易公司出示的劳务协议实际系小马代老马签署,贸易公司亦无法就老马的劳务内容举证或说明相关的具体情况。   最后,双方达成调解,贸易公司当庭向小马支付了一次性调解款2万余元,双方确认再无劳动争议纠纷。   【法官释法】  劳动者基于种种考量,向用人单位提供亲属账户或配合用人单位虚构亲属与公司间劳务、劳动关系,以此为方式拆分工资、降低本人工资标准的,会为日后维权带来极大隐患。   此案中,小马配合用人单位,代老马与公司签订劳务协议、虚构劳务关系,并向用人单位提供老马的银行账户,便于公司拆分发放本人的工资,似乎只要公司按月足额支付工资,小马就不会有任何损失,反而可以少缴个人所得税。 然而实际上,拆分发放工资会直接导致小马的工资标准不明,会导致小马在申请贷款审核或进行劳动争议维权时陷入困境。 毕竟,工资标准关系到了贷款申请人的还款能力,关系到了劳动者的社保、公积金缴费基数,关系到了工资、解除赔补款、工伤待遇核算等多方面问题。 (蔡笑)。